当前网址二维码

复制当前网址

恭喜,您已成功注册,可以使用包括观看视频在的所有功能。

请输入激活码激活账号,激活后可以享受更多福利。

已有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Email地址
密码
验证码
点击刷新 看不清可以点击图片刷新
Email地址
请勿使用10分钟临时邮箱
密码
6-15 个字符
确认密码
6-15 个字符
昵称
2-10 个字符,只能使用汉字、英文或数字
验证码
点击刷新 看不清可以点击图片刷新

《酒店兼职碰见女神和男朋友开房》

成人小说

《小黄书》手机APP下载

小说搜索

小黄书APP下载
加入小黄书福利群
威伯斯云VPN
会员电报群:福利视频、网址发布、狼友交流
酒店兼职碰见女神和男朋友开房

在这个酒店打工已经有几个月了,大学学费还是要自己挣的,好不容易上个大学,不能交不起学费啊,很不容易的来到了这个酒店有个兼职的地方,离学校又近,正好可以负担起学校的生活。

由于这个酒店是在学校周边比较好的酒店了,一到周末的时候学校里的情侣就扎堆的来到了这里,度过自己的快乐周末,每到周末这里的房间就基本订满了,每间房都传出床吱吱吱的声音和连绵不断的呻吟声。由于我的工作就是清洁员,所以每次周末都是最累的时候,因为每间房都很乱,到处都是一股淫靡的味道,充满了精液以及淫水的气息,显得十分的淫荡,换下的床单也是斑斑点点的,一看肯定就是昨晚大战了不知道多少个回合,还有垃圾桶里的套套,都清楚的显示著昨晚的大战。

每天清理著这些,想想自己的未来女朋友或者是未来老婆是不是现在也在床上和她的现任男朋友在做著这些事呢,对啊,我现在还是单身,女朋友?老婆?

哼,在哪里啊,是不是现在被那个男人压在床上疯狂操干呢?

每个屌丝男心中都有一个女神,而我的那个女神就是我所在社团——文体部的副部长方雅,想想方雅,真的是女神啊,身高不高,165左右,是个东北女人,有著东北女孩的豪爽,也有南方妹子的柔美,身材不胖不瘦,胸大概有C罩,一头飘逸的长发,长著一对可爱的小兔牙,大鼻头,像李小璐,又有点像Anglelababy,完美的脸型,十分有气质啊。光是想著那动人的身姿,每天晚上都要对著她的照片擼上好几发。

由于是周末下午,人不多,我可以有个暂时的休息时间,也是为了晚上肯定很忙了,因为今天是周六,今天酒店的生意肯定特别好,所以要趁现在好好休息一下,闭上眼睛就想起方雅女神,不自觉的下面小弟弟又有了正常的生理反应,勃起了。

“刚从广州过来,累不累啊,走吧,在1308房,上去休息一下。”

“当然累啊,赶了这么久的火车,不过我们这么久没见了,都想死你了,你打算怎么犒劳我啊,要不……”

“啊,你太坏了!!”

等等,这么甜美的声音不是女生方雅的吗,我往电梯口一看,女神手挽著一个高个子戴眼镜的男生,亲昵的在等著电梯,她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小吊带,外加一件白色的露肩T恤,下身穿了一件带亮片的9分裤,脚上套了一双卡其色的高跟鞋,一看就是精心打扮过了,这是迄今为止我见过她穿著最为美丽的一天。

不仅如此,她还化了妆!

从我们认识以来一直素面朝天的她,今天居然化了妆!虽然她的素顏一直也十分好看,但是划上了这种淡淡的妆,却显得更是另一种风味。看的出方雅为了他男朋友是有精心的准备啊。

我前几天有听说过方雅的男朋友要来看她,为此她还高兴了好几天,她男朋友是她的高中同学,高考后由于两人考的大学不一样而开始了异地恋的生活,我仔细看了看她的男朋友,戴了金丝眼镜,显得十分的斯文,白白净净的显得十分的干净,个头也很高,大概有1米9吧,身材不是很健壮,稍显瘦弱,不过我的感觉总是这种男人外表很君子,暗地里肯定也不是一个好人,不知道方雅在他手里是好还是坏。

不多久他们就等来了电梯,走进去了,是1308号房,我也赶紧乘坐另一台电梯,赶到了13楼,但是他们已经先进屋去了,我什么都看不见、听不见,好奇心驱使著我找方法潜入进去。

我工作的这家酒店的客房是有阳臺的两间客房其实公用一个大阳臺。可能是为了防止互相窥视和防盗,中间修了一堵墙把整个阳臺给隔成了两段。但是,只要别太笨,想从一边跨到另一边根本没有难度。只要我能进到她们隔壁的客房,我就有办法爬到她们的阳臺上。

这对我在这工作的酒店服务生来说当然不是什么难事,没多久我就拿来了隔壁房间的钥匙,打开进去了,走进客房,我关好门,立刻来到阳臺,探著脑袋看了一下,果然这就是我在楼下听到的方雅和他男朋友的房间。而跨过我旁边的这堵墙,我或许就能够看到方雅……但是我得小心,如果我翻窗户被楼下或者对面楼上的人看到,肯定会惹出麻烦的。所以儘管我想现在就飞到旁边去,也只能先趴在阳臺上观望。

大概等了十多分钟,我终于等来一个机会。楼下一个人都没有,至于旁边的楼上有没有人,这时候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先扶著墙,整个人站上阳臺的护栏,然后轻轻一转身,人就闪到了隔壁的阳臺上。整个过程不超过10秒。

到了方雅房间的阳臺后我立刻悄声走下护栏,然后蹲下身去躲到窗户底下。

说实话我当时的行动实在是欠考虑。太多的危险因素我都没有顾虑到。比如如果他们两个人来到阳臺上怎么办?他们拉开纱帘怎么办?任何一种情况我都没有时间也没有办法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逃走。

但事情就是这么巧,又或许上天就是想要这样玩我,他给了我所有偷窥的便利条件,但却唯独不会让方雅爱上我。

透明的阳臺门下面有一个因为纱帘没有拉好所留下的缝隙。我说不清当我发现门下面的那条缝隙时是一种什么心情。我只知道当时我丝毫没有犹豫地就像狗一样爬到地上去窥视那缝隙里面的情景。并且,让我庆倖的是,阳臺门的隔音效果并不好,从我的位置能够很清楚地听到房间里的声音。

我赶紧蹲在地上,然后悄悄滴从玻璃的一角小缝向里望去。让我绝望的是,房间里的两个人已经拥吻在一起,没想到这么快就开始了。方雅闭著眼睛,表情十分陶醉,完全没有一丝抗拒。吻了很长时间,她男朋友才放开方雅。

方雅一脸娇羞地嗔怪道:“讨厌吧你,都隔了多久了还跟我这样。”

她男朋友笑道:“就是时间太久了我受不了了啊?”说著他突然一口吻向方雅的颈部。

“不要,痒……”虽然嘴上拒绝,但是方雅明显已经被被吻得动了情,双手绕过她男朋友的后背,紧紧地抱著他的头,闭起眼睛任由他亲吻。

她男朋友顺著方雅白嫩的颈部,一点一点吻向锁骨,并伸出舌头在脖子与胸部之间裸露的部分舔弄著。方雅似乎十分受用,眉头随著她男朋友的动作不时地轻轻皱起,隔著玻璃我都可以听到她“啊……啊”的轻声呻吟。

接著她男朋友稍稍将方雅抱起,让她坐在檯面上,然后继续品尝起方雅的嘴唇。

这时方雅竟主动伸出舌头,与她男朋友纠缠在一起。同时,她男朋友将两手伸进方雅的T恤,在方雅的胸前轻轻地揉了起来。刚伸进去时,她男朋友的嘴角微微向上翘起,露出邪恶的微笑。此时的方雅仍然没有抗拒,而是将她男朋友更用力地拉向自己。

揉了一会,她男朋友撤出手,抓住T恤的下摆向上掀起。方雅很配合地举起双手,让他把T恤脱下。

接著,她男朋友轻轻拨开方雅里面穿的那件黑色吊带的肩带,随著吊带轻轻滴滑落到方雅腰间,一具白嫩丰满而美丽的身躯,展现在她男朋友和躲在门外的我面前。

让我心痛又意外的是,方雅没穿胸罩。

是因为她平时就没有穿戴胸罩的习惯吗?还是说她在决定今天这身打扮时,就已经做好了和她男朋友发生关系的准备呢?而且,方雅的胸部并不像我预想的那样有点塌,而是既圆润又坚挺,只是有一点点外扩。这样美丽的胸型让人很难相信是没有经过加工的。

她男朋友可能在刚在抚摸的时候就发现了方雅没有穿胸罩,所以才会露出刚才那种笑容。他心里知道,现在他已经彻底征服眼前这个女孩了。

此时方雅粉红色的乳头已经兴奋地尖尖翘起。她男朋友一口含住一边的乳头,并握住另一边轻轻揉搓起来。

“啊……好痒……你别咬……”在她男朋友的攻势下,方雅的呻吟声更加响亮,也更加销魂,两条挂在床边的腿不停地扭动。

“你奶真白,我还没见过这么漂亮的胸呢。”她男朋友称讚道。

“真的吗……?”方雅听到她男朋友称讚,竟然像个被老师夸奖的小朋友一样,单纯地傻傻地笑了出来。

她男朋友亲吻完了方雅的胸部,又和方雅吻在一起。而右手却悄悄地探到方雅腰间,轻轻一拨,便解开了裤子的扣子。然后,他双手抓著裤边轻轻向下拉。

方雅显然知道她男朋友要做什么,但是她完全没有抗拒,反而微微地抬起屁股,让她男朋友很轻松地就把裤子一下拖到她的小腿上。越过大半挡在我前面的她男朋友,我能看到方雅穿了一条洁白的蕾丝内裤。而此时,一直大手从上面缓缓探了进去。

“啊!”随著她男朋友的大手完全伸进蕾丝小内裤中,方雅发出一声短促而高亢的叫声。

方雅似乎受不了这样强烈的刺激,双手紧紧环住她男朋友的脖子,整个人都贴了上去。随著她男朋友的大手不断地抠挖,门对面传来咕嘰咕嘰的水声,方雅的内裤几乎变得透明,大腿两侧湿成一片,汁液横流。

“啊……王磊……你手指好粗……嗯……好舒服……”

原来他男朋友叫王磊,真难听的名字,讨厌他。

王磊并不满足与方雅的反应,只见他内裤中的手突然起伏得更猛烈,幅度也更大。方雅刚要大声叫出来,却被她男朋友封住了嘴唇。方雅很自然地和王磊激烈地吻起来。儘管如此,还是能听到方雅不断地发出含糊的嗯嗯的呻吟。

终于,王磊松开了手,放开方雅,去解自己的腰带。而方雅则自觉地将套在脚裸的裤子踢到地上。当王磊脱下裤子是与内裤时,我想我从方雅的眼神里看到了惊讶,喜悦和火一般的欲望。

那是一条和他身材一样长,并且十分粗壮的鸡巴。黑亮而巨大的龟头在两腿间一跳一跳的,似乎是在挑衅。方雅伸出手,在上面轻轻地抚摸了一番,好像在摸一件宝贝。

“来,宝贝,亲亲它,它想你了!”王磊一边说著一边把方雅的头压向他的大鸡吧。

“不要,这么脏。”方雅轻轻的拒绝著,但是我能感觉到她其实还是很想要的。

王磊很著急的鸡巴一跳跳的,不时打在方雅脸上,显出十分著急的神色。

方雅看著我的狼狈样忍不住轻笑了几声,而方雅也大概是认命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王磊的小弟弟看,这肯定不是她第一次看了,但每次都有新感受。

王磊露出胜利者的喜悦,低著头笑著摸了摸方雅的头发,将熊腰往前面挺了挺,鸡巴不偏不倚地触碰到她那柔软的嘴唇,蜻蜓点水般,但很快就被方雅下意识地往后躲开了。

“来了,我裤子都脱了。”

方雅忍不住笑著拍了王磊一下大腿,这回王磊学聪明,稍稍地往下弯了点腰,没办法,个儿高,一隻手摸著她后脑勺不让她逃走,一隻手扶直了鸡巴往前面送,就这样在方雅的嘴唇上不停地摩擦,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儿后,她拍了拍王磊大腿示意王磊,王磊知机地放开了她,但鸡巴还是直刺刺地对著她。

方雅幽怨地看了一眼它再抬头看了王磊一眼,那眼神好像在说,你太可恶了,待会儿要给你点顏色看看,果不其然,等她再低下头的时候,一隻小手伸出握住了那根杀气腾腾的兇器,来回轻柔地擼了擼,王磊的包皮不大还很薄的那种,龟头会比较小一点,但棒子会比较粗,不知道这算是哪种类型,反正很容易就被刺激起来。

倒吸了一口气,大概是太久没做了,鸡巴整个刺激的不行,而方雅却迟迟没有下一步动作,只是缓缓地擼动著,似乎在报复王磊。

突然她头偏了偏头靠近著王磊的小弟弟,眼睛盯著它像是在研究什么,接著就用另一隻手的食指在马眼上点了点,手往后伸,拉起了一丝细不可察的黏液(就是前列腺液,据说只有年轻人才有,年纪大了就没有了),看著王磊笑了笑,又把那根食指送进嘴巴,像吃棒棒糖一样吸吮了一会,才拿出来朝王磊晃了晃,这磨人的小妖精。

被她这样不住地视觉和心理衝击,王磊的老二真的是快要爆炸了,方雅大概也看出了王磊的煎熬,她知道再逗弄下去会有什么可怕后果,再不调戏,张开了小嘴将王磊这根巨物容纳了进去,湿润温暖的口腔顿时把王磊的爆点压了下去,再配合著她那小舌头的刮拭,王磊那快要发疯的鸡巴反而安分了许多。

在玻璃小缝的那一边,简洁干净的房间中央摆著一张大床。而在我眼前的地面上散落著各种衣物,包括那件白色的T恤,黑色吊带,和卡其色的七分裤。

而在雪白的床单中间,方雅正翘著臀,像小狗一样乖巧地趴在上面,像舔骨头一样仔细地舔舐著一根黑色的肉棍。她男朋友靠在床头,享受著方雅小嘴细緻的服务,手掌在方雅光滑的背脊和屁股上轻轻地抚摸著。

方雅不知羞耻的舔著鸡巴,我心中一向高上的女神,那张我想亲吻都亲吻不上的嘴唇,此刻却在一隻细长黝黑的大鸡吧上,像舔冰淇淋一样疯狂的舔吃,我不自觉的轻轻脱下裤子,抓著已经硬的朝天的小弟弟擼了起来。

“刚才在计程车就受不了,那司机还偷偷看你哦!”她男朋友一边抓著方雅垂下的奶子,一边调戏著她。

“还不是你太坏了,一直挑逗人家,搞得人家都受不了了。”方雅一边嘴上含著鸡巴,一边断断续续的吐出著几个字。

看著方雅那前后吞吐卖力的口活服务,王磊心里的小恶魔小小地复苏了一下,双手左右地摁住她的头,直接就把她的嘴巴当作了小穴开始进进出出的活塞运动。

方雅双手放在王磊的大腿上支撑著,儘量张大著嘴巴配合著王磊,不知道是不是嘴里唾液积累了太多,后面的抽插总是能听到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连我在外面都能听的清清楚楚,让我觉得很淫荡又很刺激,更别说享受著的王磊了。

看著方雅那习以为常的表情,王磊的内心又是一阵狂怒,这还不够,不能就这样放过这小骚货,将龟头大概抽离至她的嘴唇时停下,再较为快速地插入,到最后的时候一点一点地往里面挤,直到方雅的喉咙里,这样的深喉想必王磊原来没和方雅来过几次,看方雅那痛苦又享受的表情,也真让人怜惜,方雅的嘴巴不停地分泌著唾液,唾液又顺著王磊的鸡巴从嘴角不断地滴落,方雅的喉咙开始不停地收缩,其实那种感觉,心理感受远大于生理感受。

大概是喉咙开始难受起来,方雅的喉部发出了一阵呜呜地哀鸣声,似在哭泣,小拳头又不停地捶打著王磊的大腿,但王磊就是死活不放开,誓要将深喉进行到底。

终于,王磊看方雅似乎真的不行了,松开了双手,鸡巴脱离方雅的嘴,上面沾满了方雅的唾液口水,显得油亮油亮的,十分的淫靡,方雅迅速转身将嘴里含了一大口的唾液吐进了后面的垃圾桶里,咳嗽著连著吐了好几口,一滴滴唾液连著垂到下面,看来真是把她弄的够呛,脸也花了,不过更加显得楚楚可怜,王磊看见这么动人淫靡的画面,鸡巴一跳一跳的又要开始玩深喉。

“不要啦,你今天怎么这么粗暴啊,原来你不会这么对我,今天你怎么这么奇怪啊!”

“老婆,这不是很久没见了吗,想你啊,这是深喉,很爽的,来,我们继续!”

“啊!不要!不要!”

有时候男人对女人就要霸道一点,别什么都讲究公平、事事迁就,女人毕竟是感性动物,有时候做的事情自己都不知道对错,这时候就需要我们男人发挥大男子主义。

方雅抬头无奈地看了看王磊,只好再次张开小嘴容纳王磊的无理要求,连著王磊又给方雅来了好几次深喉,每次弄了之后方雅都会在垃圾桶旁吐好多的口水,咳出好多的痰液,王磊看著也是很兴奋,继续把方雅的嘴巴当小穴一样,捅来捅去。

这一次的口活方雅并没有太大的动作和声音,应该是有点受不了了,只是加强了在口腔内吸吮的力度和舌头舔弄的花样,有时候人的潜力真的是被这样逼出来的,估计方雅为了让王磊儘快缴械可以说是用了自己的毕生所学,估计比任何以往的口活都让男人更爽吧。

估计王磊也是受不了了,脸上的表情急剧变化,身体一颤一颤的,方雅也是发现了,赶紧用嘴含住龟头,里面的舌头不断的刺激马眼,王磊鸡巴上的血管喷张抖动个不停,眼看就要爆发了,方雅赶紧就想躲开,可是王磊却用手死死的按著方雅的头,紧接著龟头上一股接一股的浓精喷射出来,直接喷进了方雅的嘴里。

方雅赶紧用手接住,王磊大吼著终于射完了,鸡巴脱离方雅鼓著的嘴,连著一条细长的丝儿,也不知是唾液还是精液,估计是都有吧,方雅迅速转身抽了一张面纸,张著嘴吐在了纸上,只见一层层粘稠的精液和唾液的混合体流下载面纸上,真是淫荡的画面,吐出来的不多,想必不少都已经被吃掉了,方雅吐完后团城一团丢吐进了后面的垃圾桶里。

“别丢啊,多好的精华啊,浪费多可惜。”王磊失望的说。

“精华你吃啊,刚才不小心都吃了不少了,真坏你,现在嗓子眼感觉还有黏黏的精液,太难受了,咳……咳……”

方雅一边往垃圾桶里想咳出精液,一边娇嗔著王磊看到这个画面又受不了了,鸡鸡又一柱擎天了,抓著方雅就要来第二发。

“不行,带套,你没带套!”

“哎,真麻烦。”王磊一边抱怨著,一边赶紧从床头撕了个避孕套套在鸡巴上,抓著方雅就要开干。

王磊双手抓著方雅的腰,已经插了进去并且毫不怜惜地抽送起来。终于,我看到了无数次出现在我幻想中的场景,我最最心爱的女人方雅,正一丝不挂地趴在床上呻吟不断,唯一和幻想中不同的是,男主角不是我。

王磊每一次抽送都用力到底。可能是由于累,方雅没有撑起自己的上半身,而是保持著趴在床上的姿势。

“啊……啊……嗯……又顶到了……好深……啊……”

“爽不爽?”王磊一边大力抽送一边问道。

“啊……爽……好爽……啊…啊……”

“谁比较爽?”

“不……啊……不……不知道……舒服……我什么都不知道了……啊……啊……我……老公……我不行了……噢……”

这时王磊弯下身去抓住方雅的两隻手腕,然后向后一拉,把方雅的上半身拉了起来,使得方雅的一对傲人的双峰一下露了出来。而且由于每一次抽送,冯一峰都将方雅拉向自己,所以每次他都干得更深,干得更重。方雅被干得近乎疯狂。

“啊啊……不……啊……疯了……老公……舒服……啊……爱我爱我……再多爱我一点……啊……”

“操……要出来了!……啊!”

只见王磊用力拉著方雅紧紧地贴著自己,臀部的肌肉有节奏地收缩著。每一次收缩,方雅的身体都会像痉挛一样抖动一下。

“啊……好烫……好舒服……老公的都进来了……啊……隔著套套也好烫啊……?”

射过以后,两人一起倒在床上。王磊摘下套在鸡巴上的套子,打个结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王磊右手指轻抚著方雅耳际的头发。

“亲爱的你太美了。”

“哼……讨厌啦……亲亲。”

方雅扭过头向王磊索吻。王磊当然不会拒绝,边伸出舌头和方雅舌吻在一起。

“你也太厉害了……我从来没这么舒服过。我真快不行了,再做下去的话我感觉我快要疯掉了……”

“哼哼……”

王磊不答话,只是伸出舌头舔弄起方雅的耳朵。

“啊……别……求你消停一会儿吧……我真的要不行了,你怎么这么疯狂啊……”

“你不知道么,男人对一个女人越有感觉,他在床上就越厉害。”

“骗人……”

“骗你干什么,不信你回头去网上查查。”

“我才不呢……谁像你这么变态啊,上网查这些东西。”

“我这不叫变态,我这是真爱啊,你看,又起来了。”

王磊说著跪起来,然后用手指著胯下那个才刚刚射过现在已经又傲然挺立著的黝黑肉棍。

“天啊……你……你不会又想要了吧……?”

“那还用说么。”

王磊将方雅翻过来,让方雅仰面躺著。又撕了一个套子,然后分开方雅的大腿,分别抱在手里把方雅拉到自己身下,方雅的小穴一下就抵在了肉棍前面。

“啊!别……求你了,再歇会儿吧……我真不行了……”

“行,那好吧。”王磊说著,果真没有插进去。但是却用手扶著龟头在方雅方雅的穴口反覆地摩擦著。

“你……你讨厌啦……”

“我怎么了?你说别弄我就没插进去啊。”

“你……啊……别弄了……好痒……”

“怎么弄的,这样吗?”

王磊又用另一隻去都弄方雅的阴蒂`。方雅伸手去挡却被王磊轻松地拨开了。

“讨厌……啊……别……啊……痒……”

“哪痒啊?”

方雅没回话,可是脸却羞得通红。

“真服了你了……给我吧……弄得我也想要了……”

王磊笑了笑,腰一挺就进去了。他先试探性地慢慢插了两下,然后便又开始有节奏地快速抽送。

一开始,方雅还咬著下嘴唇,小手抓著头后的枕头,想要忍著不叫出来。冯一峰却故意使坏,干著干著突然抽出只剩龟头,然后用力啪的一下插到底。方雅因此下意识地用手去推王磊,结果刚好被王磊抓住手腕。没有了发洩管道,方雅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

“啊……嗯……疯了……你又使坏……啊……好涨……你轻点……顶到那了……啊……”

王磊插了一会儿,将方雅的小腿挂到肩膀上,略微倾下身子,压得方雅的臀部跟著翘了起来,这样王磊就插得更深了。不得不说王磊在床上确实很厉害,虽然不知道这是他第几次,但是这一次已经又做了二十多分钟了。

“来了啊!”王磊说著又加快了速度,啪啪啪的声音好似机关枪一样。

这次,王磊没有射在里面,而是在最后一刻抽了出来,拔掉上面沾满淫水的套子。当他的阴茎抽离套子的那一瞬间,一股浓稠的白色液体像水枪一样喷了出来,射得方雅脸上,胸部和腹部都是。

让我惊讶的是,王磊的射精不光有力,而且量还很大。同样作为男人,一晚上射过很多次以后,居然还能有这样的量让我很不理解。

失神过后的方雅休息了一会儿,才缓缓睁开眼睛。她看看王磊,又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上,伸出一隻手指在小腹上的一滩精液上划了一下。然后,她举起沾著精液的手指伸到王磊面前,直勾勾地看著他的眼睛,然后……然后……她缓缓地将手指放到嘴里,用极具诱惑的表情吮吸著。

我想都没有想过方雅会有这样的一面。如此的妩媚,风骚。

当看到方雅将手指放到嘴里的时候,我突然感觉腰间一阵酸麻,接著一股湿热的感觉就在两腿间蔓延开了……然而受到刺激的不光是我,王磊才刚刚射过的鸡巴一下子又立了起来!他拉起方雅的一条腿,让方雅侧著身,然后又将鸡巴狠狠地捅了进去。

“操!你个小妖精!”

王磊像疯了一样玩命地干著。每一下都抽到只剩龟头然后又顶到底,使得床都剧烈地摇摆起来,和墙撞得咚咚直响。

“啊……好舒服……疯了……爱你……啊……死了……舒服死了……啊……”

“啊啊啊啊!”

我看到方雅缓缓张大,迟迟不能合拢的嘴,看到她微微皱起的眉头,听到她无比满足的一声长叹,还听到我胸口一声清脆的碎裂声。

这一刻,我的心彻底死了。

无数次在小说里看到的情节带来的并不是窒息般的兴奋,而是撕裂般的痛苦。

泪水不受控制地涌出,我抑制著哭泣伴随的急喘,数次险些窒息。这一刻,我体会了有生以来最最强烈的痛苦与悲哀。

方雅似乎受不了这样强烈的刺激,双手按住王磊的肩拼命向外推。但冯一峰那健壮的身躯岂是方雅能推动的?王磊两手死死地揽住方雅的腰,让她的下身完全不能脱离自己。然后挺起臀部,缓缓开始抽送。

“啊!不要……好撑啊……你先别动……!”方雅哀求著。

可是王磊完全不顾方雅的哀求,而是继续按照自己的节奏,也不加速,就那么慢慢地抽动。一下一下地,抽出到只剩龟头留在里面,然后在慢慢地顶进去,直到两人的臀部间一点缝隙都没有。很快,刚刚还死命向外推的双手,就变成了无力地搭在王磊的肩上。

“磊哥哥……我好舒服……你好大……”

“舒服吧,我也特舒服,你里面特缓和,夹得我特别舒服。”

似乎是受到了王磊的鼓励,方雅的双腿突然死死地钳住王磊的臀部。冯一峰知道方雅已经完全适应了,也开始加快了抽送的速度。

“啊……舒服……好烫……好哥哥……太快了……你……慢点……”

“啊……停……不行了……天啊……别……不要……啊!”

不到10分钟,方雅就又迎来了一次高潮。她双腿夹著王磊的腰,臀部不停地颤抖。王磊停了一小会儿,然后顶了一下。方雅只是嗯了一声,并没有拒绝。

于是王磊便继续开始慢慢抽插。

“啊……好舒服……你好厉害……还这么硬……”

“这才刚到哪啊。”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王磊动了一会后,开始动一动停一停,又过了一会,可能感觉快射了。他把鸡巴拔了出来,吻了方雅一下,然后把她抱了下来,让她转身扶著桌面,然后从后面又插了进去。后入的姿势明显活动的空间更大。冯一峰开始更猛烈的大起大落。腰部撞在屁股上的啪啪声也更加响亮。

“啊!……好深……不行……我又来了!”插了没太多下,方雅的呻吟就变得更加急促,紧接著伴随著浑身颤抖,她又一次丢了。

方雅高潮后浑身无力,趴在桌子上休息。王磊很识趣的没有继续动。而是低下身,去舔方雅的耳朵。王磊把方雅拉起来,自己坐到椅子上,然后让方雅跨坐在自己腿上,一边用嘴吸吮起方雅的胸部,一边扶著鸡巴在穴口前后摩擦。

“啊~死人,别闹了,赶紧放进来把~”

“呦,这么著急啊,看不出来你胃口还挺大的么。”

“你讨厌~!你不看看都几点了,再不回去该被人发现了!”

“行吧。”

说著王磊扶著鸡巴向上一挺,啪的一声就全进去了。爽得方雅紧咬著下嘴唇才没有叫出来。接著王磊就扶著方雅的屁股一下一下向上挺著。肉体碰在一起的啪啪声和升降座椅咯噔咯噔的声音如同伴奏,与方雅的呻吟声一同组成了一支淫靡的乐曲。

方雅搂著王磊的脖子,身体随著王磊挺动的节奏不住地前后摇摆,每次向前倾时,王磊都深出舌头逗弄一下方雅坚挺的乳头。

插了许久,方雅已经没有力气继续晃动了,整个人都偎在王磊怀里,王磊却没有一点颓势。拖著方雅方雅臀部的手臂和肩膀的肌肉紧绷,在微弱的光线下显得十分健壮,一次又一次地将方雅托起又按到他那根坚硬的肉钉子上。

“哼……舒服么?”

“嗯……好舒服……”

“喜欢么?”

“嗯……喜欢……啊……”

“那下次还要吗?”

“要……还要……哦……深一点……舒服……我好喜欢你……给我……”

“好,给你!”

只见王磊托著方雅,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把方雅放躺在檯面上,然后两手动臀部。

“啊……!别!太快了……不要……死了……啊!”

方雅被干得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声音大的恐怕大门口都能听到。她为了怕自己的声音太大,用一遍小臂挡住嘴,另一边死死地抓住王磊的肩膀,甚至抓出四道血印来。

“操!来了……!”

王磊咬著牙最后疯狂地衝刺了几下,然后突然一下大力顶到底。这时候方雅方雅整个人像树袋熊一样,双手合双腿都紧紧地缠住王磊,几乎一点缝隙都不留。

不久就高潮著瘫下了。

王磊没让方雅休息很久,便又开始慢慢抽插起来。方雅的叫声也比刚才更大了一些。

又插了5分钟左右,王磊终于忍不住了,他开始衝刺,啪啪啪地让方雅也跟著兴奋地大叫。但是,而两个人谁也没有分开的意思。这次终于换王磊撑不住了,不到5分钟,王磊已经是强弩之末,他整个人压到方雅身上开始疯狂地冲刺。

半分钟后,便抽搐著趴在方雅身上一动不动了就这样,伴随著王磊用力的一顶,两个人都不动了。(看精彩成人小说上《小黄书》:https://xchina.xyz)

我心爱的女孩,就这样毫无怨言地她的男人射在了里面,同时脸上还充满了陶醉。

王磊下面的鸡巴脱离了方雅泥泞的下体,上面的套子上油亮油亮的,想必就是方雅的淫水了,流了真多,女神方雅肯定十分兴奋啊,王磊脱下套子,里面的精液没有前几次那么多了,但是也是数量惊人,王磊随手打了个节,同样丢进了边上的垃圾桶里。

王磊和方雅终于离开了酒店,我赶紧走进了她们刚才大战的酒店,里面还有刚才大战留下的淫靡的气息,我赶紧脱光裤子,握著发硬的鸡巴,一边擼著一边趴在穿上像狗一样吸著方雅和王磊做爱留下的气息,床单上斑斑点点的印记还有方雅淫水的味道,偶尔还有方雅的阴毛掉落在床单上,我也是抓住猛吸,那是女神方雅的味道,虽然偶尔有王磊的精液味,但是那也是混合了女神方雅淫水的圣水啊,我不断地猛吸不断地猛舔。一边擼著自己的小弟弟,就好像刚才是我在这张床上和我的女神方雅大战了几回合,射满她淫荡的小穴一样。

突然,我想起了一件事,我把注意力转向了床边的垃圾桶。

果然,我发现了好东西,里面有四个沾满白色淫水的安全套,我拿起四个安全套,沉甸甸的,套的前面储精囊里还有大量的精液,那上面还是湿湿的,白色的淫水附著在上面,散发著潮湿的腥味扑面而来,我的左手摸著我硬挺的肉棒,右手握著刚才王磊在方雅小穴里内射的避孕套,送到了我的口中,含著,舔著……

把上面的白色浓稠黏的淫水舔舐干净,上面还能感觉到精液温热的温度,因为,那上面分明粘著的是方雅下体的淫水,那些被王磊操出的淫水似乎沾满了避孕套表面的每一寸地方,我的舌头感受著那种残留的热度和体温,我心中的女神啊,我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去享受她那最私密的液体,哪怕是被别人鸡巴操出的也好。

我感受著这一切,疯狂的手淫,那避孕套里沉甸甸的精液的重量在我的嘴里来回滚动著,真多,王磊那硕大阴囊里包里著竟有如此多量的精液,并且还射了四次多,也不知他曾经几次射过在方雅的体内,甚至是不戴套射进著方雅的体内,灌满方雅的子宫。

这些废弃的避孕套,是另一根鸡巴操过方雅的,我好像去感受同样的感觉,于是,我艰难的慢慢的居然把避孕套带上了我的鸡巴上,当我的鸡巴触碰到套子最前方那片粘稠的液体时,我脑袋里浮现出此刻在这件小屋里,我正在猛烈的操干著女神方雅,而现在这只装满了精液的套子,正是我亲眼看见亲耳听见王磊从插入到射出全部过程的和方雅的性爱用具。

我又在垃圾桶里还发现了刚才方雅吐出来的大量的唾液口水,散发出淫靡动人的气味,特别是那几口白白的唾液更让我酥酥然陶醉,这就是女神方雅的香津,我疯狂的吸食著,就好像与女神方雅在接吻一样,虽然这是刚才女神给她男朋友吃鸡巴吐出来的浓痰,但是女神吐出来的浓痰对我来说也是美味啊,这就是女神的津液,好美味啊,我拾起那张湿湿的纸巾,这是刚才方雅口交后吐出来的精液唾液面纸,我颤巍巍的打开,湿湿的纸巾中有一大口白白的浓痰,我赶紧包好,张嘴含进嘴里,嘴里包含著包了大口浓痰淫水腥味甚至精液腥味的面纸巾,那纸巾入口即软化,被我的舌头稍一搅,里面包著的白腻浓稠的黏痰就流了出来,散发著微咸腥臭的香馨,脑壳里一阵晕热的兴奋,喉结不由自主的一咕噜吞了下去,一种屈辱无比的刺激快感迅速在全身蔓延,我也射了,我也射在了套子里,混合著王磊的精液。

不同的是他是在女神方雅温热湿暖的下体里抽插著射出,而我是在我的双手里对著空气射出的。

色友评论(无需注册)

小说好看吗?给它打个分吧
威伯斯云VPN
快速导航
文章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