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广告

当前网址二维码

复制当前网址

恭喜,您已成功注册,可以使用包括观看视频在的所有功能。

请输入激活码激活账号,激活后可以享受更多福利。

已有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Email地址
密码
验证码
点击刷新 看不清可以点击图片刷新
Email地址
请勿使用10分钟临时邮箱
密码
6-15 个字符
确认密码
6-15 个字符
昵称
2-10 个字符,只能使用汉字、英文或数字
验证码
点击刷新 看不清可以点击图片刷新

《皇上他不举》第三十五章 三年后

成人小说

《小黄书》手机APP下载
皇上他不举

小说搜索

加入小黄书福利群
皇上他不举
第三十五章 三年后

三年后。

鸟儿倚在树干上叽叽喳喳多嘴,绿油油的树叶在耀眼的阳光下绿的逼人的眼,窗外的蔷薇也开的正欢,尽情绽放,香味顺着暖暖微风飘进了空旷的屋内,沁人心脾。

一个满头白发的男人靠在木榻上,手里捧着一卷诗书,“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他的声音晴朗,是一种沉淀过后的轻松。

床上躺着一个女人,即便是不睁眼,也能看出她的面容极美。芙蓉面,柳叶眉,面上不施粉黛,却仍然掩不住绝色容颜。眉不描而黛,肤无需敷粉便白腻如脂,唇绛一抿,嫣如丹果,宛如一朵含苞待放的牡丹花,美而不娇,艳而不俗,千娇百媚。

若是睁眼,这该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绝色尤物。

正那么想着,她的长睫微微颤动,慕容禾焘手一紧,连手里的书都给捏皱了,唯恐这是错觉。

盯着她半晌,美人依旧没有动作。这样的幻觉在这三年出现了不止一次。

“皇上,该用膳了。”

“上菜吧。”慕容禾焘语气明显低沉。要是当年自己再细心一点,两人敞开心扉好好谈上一次,就不会有这些误会了吧。感情这种事,一点点小火星都会引发大灾难。若是当时自己神志清醒,断断不会让太医把最后一根天山雪莲用在自己身上。

不过这样也好,自己守着她,所有的寂寞悔恨孤单都是他品尝。若是她,肯定受不了的。慕容禾焘捏了捏她的气色红润的脸,好在这些年悉心照料,若不是醒不过来,根本看出任何异常。

“你,你是谁?”

正欲转身的慕容禾焘心里一惊。太久没有说话,柳清清的声音还有几分喑哑。

“你……”对上她清亮的眸子,慕容禾焘什么也说不出来,只牢牢地把她抱在怀里。

“你,你是谁?”柳清清面上燥热,这不是自己的闺房,这个面容俊朗,丰神俊秀的男人是哪里来的?为何如此莽撞?柳清清有好多的问题要问。

御花园里,女人身穿粉红色的绣花罗衫,下着珍珠白湖绉裙,那瓜子型的白嫩如玉的脸蛋上,颊间微微泛起一对梨涡,淡抹胭脂,使两腮润色得象刚开放的一朵琼花,白中透红。簇黑弯长的眉毛,非画似画,一双流盼生光的眼睛,那诱人的眸子,黑白分明,荡漾着令人迷醉的风情神韵。珍珠白色的宽丝带绾起,本来就乌黑飘逸的长发却散发出了一股仙子般的气质。长发及垂腰,额前耳鬓用一片白色和粉色相间的嵌花垂珠发链,偶尔有那么一两颗不听话的珠子垂了下来,竟然更添了一份亦真亦幻的美,手腕处带着一个乳白色的玉镯子,温润的羊脂白玉散发出一种不言的光辉,与一身浅素的装扮相得益彰,脖子上带着一根银制的细项链,隐隐约约有些紫色的光泽,定睛一看,只是紫色的晶石罢了。

“清清。”皇上大步跨到她的面前。

(完)一生一世

慕容禾焘牵起她的手,两人漫步走在花香弥漫的院子里。

“皇上。”她柔柔唤道。

当时两人同时毒发,毫无疑问,两人昏迷不醒时太医选择了将最好的资源都提供给了慕容禾焘。仅仅三日,慕容禾焘就痊愈了,只不过,花白了满头的发。柳清清沉睡不醒,一晃眼,就过去三年。

她醒来时,竟忘了两人之间所有的种种,还有柳家的命运,都不记得了。在慕容禾焘口里,她现在就是一个普通至极的秀女,她失忆是因为落水所致。父母双亲年事已高,安心地走了。

这样也好,慕容禾焘想。那以后就简简单单地过日子吧。后宫在她昏迷的时候就遣散了,慕容禾焘失去她的惶恐还历历在目。所以啊,他不愿意冒一点风险。

柳清清醒过来之后,同从前一般,很喜欢他的触碰和亲近。但又生涩的宛如处子,每次,两人共寝之时,白皙脸庞总是羞红一片。慕容禾焘也不方便做什么越矩的事儿,怕破坏自己的在她心目中的高大形象。

可是,如此一个佳人日日在你面前晃荡,又是你的心上人,难免心里痒痒的,慕容禾焘忍不住在她脸上偷了个香。

柳清清急忙往后看了一眼,见着身后跟着的太监宫女都老老实实低着头,心里更慌了,他们肯定知道发生了什么。她白了慕容禾焘一眼。(看精彩成人小说上《小黄书》:https://xchina.xyz)

男人可不理解她的意思,直接将这儿理解为暗送秋波了,心里更加荡漾。搂着人往里走,他们此时就在藏书阁。

“没有朕的允许,谁也不准进来。”慕容禾焘留下这么一句话就把柳清清给带进去了。

“皇上,这是做……”柳清清还没有说出口就被男人堵住了嘴巴。

以吻封唇,他的舌趁着女人的红唇微张,偷摸摸地溜了进去。大舌包里住了柔软的小舌,讨好般舔了舔,对着舌尖又狠狠地吸了吸,吸得柳清清身子都软了。

他的手开始不安分地往下。慕容禾焘释放出了两个不安分的奶子,嘴也不闲着,一张嘴就含住了俏丽的乳尖。他知道,她最喜欢被人舔弄这儿了,一碰,她全身都会轻轻颤抖,要是力气大点儿,媚肉就会缩得紧紧的,让人寸步难行。想到这儿,慕容禾焘干涸已久的小兄弟已经开始抬头了。

他的吻密密麻麻,他的舌细致体贴,舔过奶子上每一寸肌肤。成年男女,只需要一个迎合就明白了,她挺着奶子,任他轻薄,他含住乳尖的力道越发大了,好像能从其中吸出奶来似的。女人十指插入他的黑发,嘴里是享受的哼哼。

“舒服吗?清清。”他的手大力地吮吸着。“这么久没吸了奶水都吸不出来了。”慕容禾焘似有几分遗憾,对着奶尖狠狠一吸。

“嗯~”女人一声娇媚的低吟,奶汁就从胸口流出去了。

“嗯嗯~啊~啊……太重了……”藏书阁里回荡着女人的媚叫。

夕阳中,春光四泄。

色友评论(无需注册)

小说好看吗?给它打个分吧
快速导航
快速导航
文章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