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网址二维码

复制当前网址

恭喜,您已成功注册,可以使用包括观看视频在的所有功能。

请输入激活码激活账号,激活后可以享受更多福利。

已有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Email地址
密码
验证码
点击刷新 看不清可以点击图片刷新
Email地址
请勿使用10分钟临时邮箱
密码
6-15 个字符
确认密码
6-15 个字符
昵称
2-10 个字符,只能使用汉字、英文或数字
验证码
点击刷新 看不清可以点击图片刷新

成人小说

充满想象力的欲望

《小黄书》手机APP下载

成人小说搜索

加入小黄书福利群叶子鬼躲猫猫

最新小说

《花开花谢》
花开花谢
厊子说完不满的埋怨,突然捉住三郎粗糙的手,从和服申口下的洞口伸进去害羞的三郎小心地下挪,不小心碰到女人丰满的乳房后,紧张地把手转移到后背去。那种触摸的感觉真好!三郎倒吸一口气!那么柔美的碰触,像麻薯一样柔软又有弹性的孔房,摸起来真的好棒哦!而且还是女主人主动引诱带色的动作……但是三郎仍不解风情地把手移到背后面,似乎也是在证明自己,清白无暇的举止给夫人看。
人妻女友 / 都市生活 / 长篇连载
《朱颜血之夜莲》(作者:浮萍居主)
朱颜血之夜莲
夜莲不懂,为什么幸福美满的生活一夕变天。一次车祸意外,丈夫顿成植物人,而起因竟是她肚中怀胎的孩子。为了解救这一切,她听从高人的指示,进行了一连串的淫刑及变态虐赎,只为解开这一切恶缘,甚至连子女都因而牵连,但没听到这一切竟是恶人的精心设计的阴谋!?夫死、怀中胎儿流坠,连儿女们也随她而堕落罪恶深渊。是天命?是天意?……
家庭乱伦 / 长篇连载
《朱颜血之洁梅》
朱颜血之洁梅
抽插到颠峰,宋乡竹哭叫出来,象个婴儿一样,死命捏着母亲乳房不放,沾辱亲生母亲的神圣快感,让他难以自制,一声闷哼,止不住的阳精,全部射进母亲牝户,直到尽头。库藏了十二年的精液,全还回母亲孕育自己的子宫里,对个十二岁的男孩而言,一场毫无保留的性事,累得他气喘如牛,趴倒在亲娘身上什么话也说不出。
古典玄幻 / 家庭乱伦 / 长篇连载
《还是发生了师生恋》
还是发生了师生恋
我左手把她抓起,用嘴再去探路。右手解开她上衣的束腰的腰带,顺势上走,轻启文胸,握住了那个不大不小的小兔子轻柔起来,左手抬起,在她的小兔子头上划圈,感觉到那小红豆越来越硬。她的身体颤抖着,就像冷一样,紧紧地往我身上靠,因为路边还有刚从校外吃夜宵的同学来往,所以她竭力的忍着不敢发出声音,只是她的手已经解开了我的腰带,抓住了我的弟弟。
学生校园
《朱颜血之海棠》(作者:浮萍居主)
朱颜血之海棠
倒花蕾形的绣花抹胸和红绸内裤一件件除去,赤裸出格外白淅腻滑的身子,一手横着捂住胸乳,一手掩住下身,站在人群中间,羞愤得抬不起头来。冷如霜的乳房不太大,象两只圆润精致的玉碗倒扣在胸脯上,快要做母亲的人了,乳晕还是粉红色的,乳头更是小巧的可爱,米粒一般。至于下身,阴毛也只有稀疏的一小簇,细细地紧贴在微微坟起的阴阜上,玉户的颜色也与肌肤相差无几,显得非常干净。
强暴性虐 / 长篇连载
《朱颜血之紫玫》(作者:浮萍居主)
朱颜血之紫玫
众女纷纷惊叫着逃避,却被四周帮众刀枪并举驱入堂中。霍狂焰狂笑着在裸女中穿插劈削,刀锋到处白嫩的肌肤顿时血光乍现,粉腿玉臂四下纷飞,不多时他已是浑身浴血。霍狂焰杀得性起,抛下长刀,单凭赤手撕碎女体。看到这血腥的一幕,周围的帮众尽是目露凶光。霍狂焰反手抓住一只乳房将它捏得粉碎,然后踩住女人的脚踝,伸手握住另一腿的膝弯猛然一扯,把那个女子从两腿中生生撕裂。霍狂焰拎着一只雪白的大腿缓缓转身。他看上去状如疯魔,其实心里忐忑不安:恐怕这是最后一次快活了,原来火、土两堂长老都是因为小事见诛,这一次……
古典玄幻 / 长篇连载
《朱颜血之雪芍》(作者:浮萍居主)
朱颜血之雪芍
静颜提起阳具,狠狠捅入晴雪体内,冷笑道:“小婊子,你跟你爹爹乱伦的时候,也是这么贱吗?”晴雪肛内似乎还插着一根巨棒,痛楚难消。又被静颜这一轮猛干,插弄得喘不过气来,半晌才低喘着道:“他总是跟我娘欢好过……才把精液射到晴雪里面……”静颜越来越佩服慕容龙的无耻,竟然把母女俩摆在一起,干完母亲的屄,再把精液射到女儿体内,“慕容龙还真是疼你,竟然把乖女儿当成尿桶。是不是?”
古典玄幻 / 家庭乱伦 / 长篇连载
《夺妻之恨》
夺妻之恨
尤海上午接到王槐的电话,请他晚上去家里吃饭,说什么好久不见了。见鬼了吧,这家伙,抠门得紧,若不是从小邻居一起长大,早他妈不甩他了,居然会请我吃饭,得好好想想。尤海又开始了习惯性的谨慎思维。王槐和尤海同岁,从小一起长大,对他尤海算是知根知底,混身上下缺点无数,只有一个优点,如果长得帅可以算优点的话。王槐三十岁了,一事无成,曾经要尤海帮他找工作,其实就是想到尤海的公司混口饭吃。尤海虽不是守财奴,却最看不上这种好吃懒做的家伙:正值壮年,手脚齐全,却不思进取,靠着一张骗死女人不偿命的脸蛋四处风流快活,却笑当时正艰苦奋斗的尤海不懂生活,整天炫耀自己的风流战绩。
人妻女友 / 都市生活 / 公司职场 / 绿帽主题 / 长篇连载
《春满香夏》(作者:棺材里的笑声)
春满香夏
青松县,国家一级贫困县,这里除了穷以外就是穷。其幅员辽阔到甚至可以媲美一个市,当地物产却不因此丰富,也很难找地方特色或具影响力的产物;其位于南方却不滨海,没有便利的交通,更没有值得开发的区块,可以说是被繁华重重包围但也同时被遗弃。整个青松县除了山就是石头与水塘,堪称县城的地方也不过是十几条的破旧老街。广阔的领域多半是荒芜的林地,但更多的是贫瘠得几乎让人无奈的乡村,即便大山里有的是资源,可在层层限制之下并不能妄加开采;而年轻人大都出去外面闯荡,县里留下的大半是老人和小孩,也因此缺许多再发展的动力。
都市生活 / 长篇连载
《亲手将爱妻推下深渊》
亲手将爱妻推下深渊
柳舒然,我的爱妻,26岁,面容姣好,和唐嫣有七分相似,精致的五官和温柔自信的性格,就像她的名字一样,给人赏心悦目的亲和感,身高168厘米,B罩杯,有着修长窈窕的好身材,雪藕般的柔软玉臂,优美浑圆的光洁大腿,细削反光的纤长小腿,再配上细腻柔滑的肌肤,真的算是亭亭玉立。爱妻是我的学妹,岳父岳母都是C市的大学教授,她从小家教甚严,也养成了她勤奋好学、洁身自好的自律意识和不爱慕虚荣的价值观念。面度众多的追求者,其中不乏条件优秀的,她总是不屑一顾,我能抱得美人主要靠的是近水楼台。
人妻女友 / 都市生活 / 绿帽主题 / 长篇连载
《朱颜血之丹杏》(作者:浮萍居主)
朱颜血之丹杏
那女子俏脸飞红,小心掩住襟口,正待说话,身后门板忽的被人踢开,一条大汉系着腰带从房内出来,一手搂住她的颈子,在她粉腮上重重亲了一口,“你娘那婊子真够骚的,屁眼儿都浪的滴水……”说着从腰里摸出一小串铜钱,扔在那少女怀中,顺手又在她高耸的乳房上扭了一把,蹬蹬蹬下了楼。少女攥着那串铜钱,勉强露出一抹笑容,轻声道:“丹娘刚接了客,一会儿就出来。两位客官,是要住店吗?”
古典玄幻 / 长篇连载
《再世情仇》
再世情仇
小静的俏脸涨的绯红,默默的流了一会儿眼泪,目光中满是悲苦之色。她蹙眉沉思了一阵,终于饮泣着屈服了,细长的手指移到了衬衫上,缓慢的将纽扣一粒粒的解开。向两边敞开的衣襟中,白皙的腰身耀眼的令人目眩,一对挺拔结实的乳房已经初具规模,像小山包似的隆起,尽管还严密的包里在乳罩中,可是只要看看那玲珑的弧线就可以想像出,那里面的形状是多么的完美诱人!我热血上涌,忙把刀交到左手,牢牢的逼住油头粉面。右手则一刻也不停留,粗暴的撕扯着小静的衣裙。她惊惶无助的望着我,嘴里低声的哀求着,但却不敢躲闪反抗。不到片刻,她就被我轻而易举的剥掉了外衣,雪白的肉体上只剩下乳罩和内裤,遮挡着身上最重要的禁区。
家庭乱伦 / 长篇连载
《朱颜血之芙蓉》(作者:浮萍居主)
朱颜血之芙蓉
聂炎一声声凄厉的哭叫象尖刀一般刺入唐月芙的心窝,她再也抑制不住眼框中的泪水,两道清流顺着脸颊淌落下来,心道:“儿啊,不是为娘狠心,可我实在不能出去……那可是乱伦啊……你且忍忍啊……”几十次的冲击失败后,聂炎突然停了下来,望着泛起层层水波的洞口,惨笑道:“也罢,娘亲既然不肯见我,我还活着有什么意思……”说着,双手扣在胸前,指甲深入肌肉,竟要将自己撕为两半。
古典玄幻 / 家庭乱伦 / 长篇连载
《朱颜血之红棉》(作者:	浮萍居主)
朱颜血之红棉
冰柔双手轻轻地托着自己雪白而坚挺的巨乳,对着镜子从底部起轻轻按摩起来。作为一个年轻美貌的女人,拥有一对如此傲人的乳房是十分令人自豪的事,即便谷冰柔并不是那种喜欢打扮化妆的女人,但对于连自己都感到骄傲的乳房,她还是十分的珍惜。浴池的热水冒起阵阵的水雾,渐渐模糊了镜面。冰柔停止了对自己乳房的呵护,慢慢转过身上,解开浅蓝色的内裤。她光滑的后背壮而不粗,犹如雪脂凝成一般,白得光亮。顺着优美的曲线向下,在与臀丘结合处的右下方,有一个鲜艳的纹身光彩夺目,那是一朵红棉花。
都市生活 / 多人群交 / 强暴性虐 / 长篇连载
《朱颜血之百合》(作者:浮萍居主)
朱颜血之百合
手里抱着兔宝宝的布娃娃,少女似乎象在玩耍一样的逐间房门搜寻着,紧张的窒息感让少年脑子混沌起来,对着自己亲妹妹的幻想不曾停滞,急促呼吸使得紧绷的肉棒舒服不已的想发泄。“恶……啊……啊……”少年白浊的浓烈精液,很快就全都发泄在这条洁白温热的小内裤上。湿热的双手并没有完全包里住残余的精液,发泄完的少年才刚舒坦,浑身上下却是沾了不少自己制造的恶心黏稠东西。
古典玄幻 / 家庭乱伦 / 长篇连载
《女王的性生活》(作者:jolin1258)
女王的性生活
在一栋很普通的住户楼里面!顶楼的一户半掩着的门户外,有一个苗条的背影趴在上面。那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她的身材高桃,不过不是那种纤细的类型,而比较丰韵的那种,相对比较特别的是她的腰很细,又因为她穿的那身灰蓝色毛呢连衣背心裙所以显得臀形特别“突”漂亮,水晶丝袜包里下的双腿紧凑细长!再配上磨砂反折高筒女靴,让见到她这么打扮的人都有种上帝造物神奇的感叹。她叫林茜,在市内一个家电器城当柜长,属于白领,认识她的人都说她是那种公认的冷漠型美女,因为除了对她的老公,林茜很少对别人笑过,给人的感觉一直都是淡淡的距离感!
人妻女友 / 都市生活 / 长篇连载

今日热文

编辑推荐

《我老婆,那天之后》(作者:cz2393188)
我老婆,那天之后
今天的天气真是阳光普照,夏意融融。我的老婆今年32岁,她叫做露霞,我们结婚已经8年了。虽然我老婆生育一小孩,身材还是很美好。三围是35、28、37,身高166cm,体重62kg┅┅够标准的轻肥熟女。露霞高高的个子,白白的皮肤,人虽然说不上长的漂亮,但充满了女人的气味。还有,她的屁股又圆又丰满,和她的细腰、月亮型的乳房形成鲜明的对比,任何男人看了都会想入非非。我最喜欢她的臀部了,只要没人,我就喜欢把手伸到她内裤里去摸她那柔软的大屁股,所以我特别喜欢夏天,因为夏天可以很方便的把手伸到她裙子里去摸她的大腿和屁股。
人妻女友 / 多人群交 / 绿帽主题 / 长篇连载
《老板的玩物》(作者:提婆达多)
老板的玩物
我第一次的SM经历是我在城里为一对律师夫妇的办公室打杂的时候。有一天我被老板叫进他的办公室。他说他看过我的email,发现我在网上订阅了一些有关捆绑的邮件。他给我两个选择,要么服从他的安排,要么就离开。我很需要这份工作,所以我选择了服从。他立刻要我在办公室里就把衣服脱掉,当他看见我居然穿着吊带袜,他的眼睛都快凸出来了。然后他命令我这不必脱掉,因为他要自己来帮我脱。他要我到隔壁房间去,那是会议室,有一张巨大的红木桌。
公司职场 / 强暴性虐 / 长篇连载
《薇薇的性福陷阱》
薇薇的性福陷阱
刘成转业后跟着几个战友,在x城搞工程,虽说是个小股东,每年也有个三五十万的收入,但是两年来并没有给家里多少钱,老婆薇薇听到一些闲言碎语,说刘成在外面风花雪月、把钱都花在了女人身上,而刘成死不承认,薇薇只好把小孩托付给表姐,过年后跟刘成一道从蜀地来到繁华的南方都市,x城。刘成今年三十三岁,长相显得老成,薇薇二十四岁,川妹子肤白显嫩,两人每每走在街上,都有人误认为父女两。
人妻女友 / 都市生活 / 多人群交 / 强暴性虐 / 绿帽主题 / 长篇连载
《邪云战记》(作者:紫屋魔恋)
邪云战记
她离去时转头前的最后一眼,看到了一向自持甚谨的亦妍,不能自抑地自己褪去了内衣,鲜花般高挺的乳房任男人抓着,俏脸上满是被欲火焚烧得无法忍耐的表情,两个赤裸的男人一前一后地占领了她,把她娇嫩的躯体夹在中间,不断抽插着下身,处女破身的鲜血和后庭被撑伤的血滴随着扭动的躯体落下。公孙玉简直不能想,一旦药效退去,亦妍要如何自处?她是那么害羞矜持、令人怜爱的清纯少女,怎么想得到会在师门前遭到男人野兽般的蹂躏?
古典玄幻 / 长篇连载
《我的暴露经历》(作者:南宫芷雪)
我的暴露经历
我得承认,我是个淫荡的女孩,今年刚满二十的我不知手淫过多少次了。其实原本我不是这样的,我也曾是个天真的女孩,不过一次在父母不在家的时候,偶然翻到了一张光盘,无聊的我看到屏幕上放出的影像时,当时就惊呆了。那是一双男女赤裸裸的在床上大战,还有女人用假阴茎自慰的镜头。看得我浑身燥热,也想找个东西塞进去,于是我看到了厨房里妈妈买的黄瓜,而我的第一次就给了它。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身材也变得前凸后翘,经过那次经历,使我的欲望更加强烈,也更加敏感。
经验故事 / 多人群交 / 露出暴露 / 强暴性虐 / 长篇连载
《成龙记》
成龙记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晋王勤政爱民,英明果断,深得朕心,传令嘉奖。前奏色毒人生乱,废王洛兀遣使请援,吾儿拟发兵剿贼,乘势平定边陲,以免南狩时节外生枝,果有远见,准奏。今命晋王领兵三万,少将袁业随军参赞,助洛兀复位,特准便宜行事,唯不得妄杀一人,以示本朝仁厚。吾儿行军,切记勿妄勿躁,体恤将士,以安吾心。钦此。”“儿臣遵命!万岁,万万岁。”高呼万岁后,拜伏阶前的晋王长身而起,恭身从袁业手里接过圣旨。晋王周义是当朝英帝的次子,相貌堂堂,一表人才,自小聪敏,精通弓马武功,而且以慈孝见称,深得父母欢心。
古典玄幻 / 长篇连载
《淫妻的天堂》
淫妻的天堂
万万没想到,我他妈竟然被绿了!!!而且,我头上的绿帽子还不止一顶!准确的说,我老婆自己可能都他妈不知道已经给我戴了多少顶绿帽子了!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就算全世界人和我说我都不会相信,平时看起来贤惠本分的老婆,竟然是个嗜性如命的风骚婊子!首先介绍一下,我叫陈建国,今年48岁,是间中型私企的老板,也勉强算是个老百姓口中的有钱人。我的妻子叫刘梅,42岁。我和她是90年代中期经人介绍认识的。
人妻女友 / 多人群交 / 绿帽主题 / 长篇连载
《伊底帕斯之镜》(作者:秦守)
伊底帕斯之镜
“咣当”一声,茶杯掼在地下,摔的四分五裂!我霍地站起,怒喝道:“别再给我兜圈子了,小静!说来说去,你无非是想把我给甩了,对不对?”小静坐在我对面,脸色就像纸一样的白,单薄的身子在微微的发颤。她咬着嘴唇,用轻柔却是坚决的声音,低低的说:“你……说对了!”我的脑子轰然鸣响,气的差一点儿口吐鲜血!这小妮子是越来越放肆了,居然敢当面的给本大爷难堪!我目露凶光,凌厉的盯着她,冷笑说:“好啊!终于说实话了!上几年大学,眼界清高了,就看不上老子这个没啥文化的工人了?”小静脸一红,连忙否认:“智彬哥,你误会了……”
古典玄幻 / 绿帽主题 / 长篇连载